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京城,清晨!

    天蒙蒙亮的时候,乐向晚突然接到了傅可可的电话。

    印象中,这位傅三小姐是个极好相处的人,而且,是傅家唯一一个肯笑着说她是‘妹妹’的人。

    第一印象不错,所以接电话时乐向晚的态度很温和,只不曾想,电话里傅可可似乎是换了一个人,口气极冷。只说傅崇河要见她,所以让她去一趟医院……

    对于傅崇河这个人,乐向晚的印象中也不过是个清瘦的老头儿,其它的,似乎一点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时候,这个男人叫自己过去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虽不知道理由,可乐向晚想着毕竟对方是长辈,既然叫自己过去,应该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犹豫之后,她还是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乐向晚第一眼见到的还是傅可可,走得近了,她主动打招呼:“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?”

    傅可可看见她,语气不冷不热的:“不好意思,我爸爸的身体不好,所以只能请你亲自来一趟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总感觉,傅可可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完全不对,有种很明显的敌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她爸爸和傅家大伯的恩恩怨怨,她又觉是这样的傅可可反而才是最正常的态度,想想也就释怀了。

    态度浅浅,她亦不卑不亢:“应该的,我原本也该来看看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?”

    乐向晚假装没有听到傅可可话里的反讽,只小声地问:“不知道三小姐让我过来,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爸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傅可可淡淡又瞥了她一眼,才说:“我爸的身体不好,受不得刺激,如果等下他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,还请务必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闻声,乐向晚心里忽而明白了什么,但最后她也只是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看她态度还可以,傅可可除了态度不太热情之外,倒也真的没有为难她,只冷声: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乐向晚没有说话,点点头便直接走进了傅崇河的病房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傅崇河的病,乐向晚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,那天也算是听冷翊镡说了一嘴,大约知道是傅深行气的。

    能气到住院,不是心脏病就是高血压之类的吧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人也走进了病房,只是当她真正看到病后的傅崇河时,乐向晚的内心却大为震动。

    之前就记得傅崇河长得清瘦,可现在大病之后,他整个人几乎已是瘦脱了形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他,乐向晚立刻就想到了外婆。

    当初外婆在弥留之际,似乎也是这般干瘦的样子,然后,医生便让她准备后事。

    经历过这样的生离死别,所以乐向晚现在格外看不得如此的病人,只觉得哪怕这个人是不喜欢自己的,可她还是真心地希望对方的病能快快好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心软并不得傅崇河的感激,对方反而觉得她那眼神格外的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感觉到对方的敌意,乐向晚收回眼光,很恭敬地叫了一声:“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受不起!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