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傅唯西离开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南城第一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傅先生对外公布有了孩子,这个孩子并不曝光,很多家媒体也不敢对起多说什么言论,大多都只是简单的叙述:傅先生早年在国外与一女子情投意合,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和平分手。那神秘女子在分手时怀了傅先生的孩子,但却坚持独立抚养。今日还给傅先生,是因为女子生活出现问题,不得不把孩子送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橙橙的年龄加上出生的时间,都是在傅丞渊与秦桑确定关系之前,只能说明那只是傅丞渊的过去式,而不是所谓的出轨。

    所以,也没有人对橙橙多加去说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傅丞渊当方面宣布与秦桑解除婚约,震惊整个南城上下。

    至于解除婚约的原因,傅丞渊并不多说。

    当记者采访时,傅丞渊只说一句“和平分手”可以说给足了女方尊敬以及颜面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当傅丞渊宣布了接触婚约之后,却对秦氏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攻击。

    那是南城百年都不曾发生的一次商业攻击。

    只要秦氏的单子——抢!

    只要关于秦氏的合作——摧毁!

    非常霸道又嚣张的在跟秦氏叫板,在商场里这样的情况除非有什么深仇大也很,否则极少有人做到这般霸道又直接。

    毕竟是商场。

    今日的敌人,也许是明日的朋友。

    今日的朋友,同样会变成敌人。

    都是明明暗暗,在商场顶端的人几乎都把这份尺寸把握的非常好,基本不直接得罪人。

    而傅丞渊只有一句话,“秦氏惹了他最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至于与秦桑是否有关,傅丞渊并不多说。

    他很好的向全世界展现了,一个“前男友、前未婚夫”的绅士风度。

    不管过程如何,这个女人“跟”过自己,一句坏话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即便傅丞渊跟秦桑从来只是名义上的,但不管秦桑做了什么,在台面上,他会给这最后一分尊重。

    秦氏,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秦楼里脸色难看的非常可怕,每个进来回报情况的下属或者秘书,都免不了被一通责骂。

    主要是,进来汇报情况的,基本都是哪里哪里的合约签失败了,或者原本合作好好的项目,另一方却直接毁约,也不赔偿毁约金。

    这毁约金对方是跑不了的,但需要秦氏这边走一场官司,但一场官司下来,花的是时间。

    而现在秦氏被傅丞渊打压摧毁的摇摇欲坠,缺的就是及时的资金,这些毁约的人把项目推了还好,就是这毁约金一直不肯给,让秦氏一度陷入紧张的氛围里。

    秦桑一早就来了,她也不说什么坐在沙发上,安静的看了一早上秦楼里的抓狂。

    秦楼里也是没功夫去搭理她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秦氏现在注入一大笔资金……”

    秦桑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而此时办公室内只有她跟秦楼里两个人。

    秦桑的话,让原本在看电脑的秦楼里直接顿住,朝她看去——

    秦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踩着高跟鞋,姿态高傲尊贵……
上一页 目录